林槐

非能使木寿且孳也,能顺木之天,以致其性焉尔

@情此长阔 的报之以李

我真是 拨开云雾见青天 守得云开见月明

求你们看她的文好吗 点我

——————

不好意思 我住校了 手里没有好的纸也没有好的笔 等我回家再好好写

以上是我的呈堂证供 我的脱罪发言

【澜巍/R18】灵与肉

*剧版的平行世界。双性避雷。赵云澜只认识已经身死的黑袍使。不是赵云澜失忆,是他和沈巍在决战前从未见过—— 一个以为是passion,结果是love的故事。

>

点我(打不开用浏览器打开)

<

提要:

         袖箍扶着那欲落未落的白衬衫,十字架被钉在圣者身上。赵云澜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觉得狠狠踩碎对方的清冷,这有一种渎神的快感——而赵云澜心里也有一个高处不胜寒的神灵,那个人灵魂早已消散。他还记得,那个人为了救他,一袭黑袍凉凉地落在他的怀里的时候,满身鲜血,像零落的红花。他终于闻到了他的味道,好像大兴安岭里的隆冬。

黑夜悄然退场的交界口,如同哑光瓷器漂浮起了沉沦的呼吸,水汽氤氲,露色波云诡谲。他又看见了他,他们靠的很近。他闻得见他的呼吸,冰凉带温的,像山间草木,夜里的。他看他的眉眼是那么的熟悉,好像他已经在梦里夜复一夜地描摹过了,用嘴唇的,一丝一毫也不差。他悲凉而颤抖地讲,死于七年前的朋友,他确实不记得有那样一个人。这句话说完就飘了出去,那就是隆冬的白雾了,悠悠袅袅,笔画散了开来,跟他们再无关了。对方眼里湿湿润润,想笑又没有笑,那是带点嘲弄的。怅然,低眸,眼睫像压了雪的槐枝,终于还是拿指尖摸了摸他的手,虚的接触。“你总是不记得。”此举之间,自始至终,他眼睛也不敢眨,极力在脑海里描摹着对方的模样,几乎感觉火树银花爆灭于咫尺刹那。你到底是谁?他这样问了。

那个人把手缩了回去,恢复到了最合情合理的距离,这才表现出了那个欲笑还没有笑的表情,却是语调凄凉,水遥山远、山长水阔,曾经沧海皆覆灭,楚峡云已归,三千荷花裂开最妖冶的心火。只道:“可是,他真的死了。”

水遥山远,高阳人散。

【澜巍】燎秋番外 • 草色遥映春

前文
写着玩的 很短小 吼吼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结果自然是除了目睹一出大戏以外无功而返,回去的路上车里诡异的沉默。

此时此刻林静并没有闲着,他在特调处微信群里速度发了一条消息:“速报,沈教授和赵处在一起了!!😱”
楚恕之: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🙂
汪徵:其实我觉得有可能
桑赞发了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表情。
丛波:我%#¥&??? 这什么猛料
郭长城:他们两个真的很不容易
楚恕之:你闭嘴

/

2.大庆嘴角抽搐地看着群消息,终于忍不住在车里说道:“我还是没有想通,老赵我了解,沈教授什么时候有那层意思的?”

祝红出于恨一个人就要看他被人压的诡异心态,显然快速解脱于痛苦,不愧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。
她开口道:“说你笨还是笨吧……”

大庆灵光一现:“他和老赵其实万年前就见过,难道他挂念了一万年?”

獐狮披着赵云澜的皮感到了天大的违和感,毕竟他之前是半个赵心慈,在身心感受上当过赵云澜的爹,又和万年前的黑袍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这种感觉就好像他看着两个人长大的欣慰感。

祝红:“之前他还和我说什么喜欢一个人多巴胺三年就分泌结束了,都tm是唬我的……”

大庆:“你还是心疼一下沈老师吧,老赵是什么禽兽啊?我之前还觉得沈老师不是好人,真是错怪他了……现在他都被老赵吃干净了……”

/

3.
林静还在发消息:
楚恕之:无凭无据,你凭何污蔑黑袍使
林静:【闪照】【闪照】【闪照】
郭长城:对不起赵处对不起沈教授我不应该打开看
大庆:你还拍照片?你是人吗?
林静:穿着衣服亲热而已 况且图这么糊我还打码了 @丛波 别乱传 看看就好 我们要保护他们
丛波:现在想想真是太般配了
楚恕之:赵云澜 他死定了

/

4.
林静放下手机:“来来来,我们来分享一下情报。”

钦佩二人以身殉道是一回事,现在八卦是另一回事。
大庆:“我之前死劝老赵黑袍使有问题,他就是觉得黑袍使心里有很多苦。”
林静:“哦,情根深种。”
大庆:“况且沈老师之前家里被洗劫了,他们俩其实早就住在一起了。”
林静:“哦,同居好友。”
祝红:“他为了救沈巍都不要命了这还不明显吗?”
林静:“……那天在夜尊的肚子里,沈教授浑身是血的时候,第一眼看见我,说的居然是,赵云澜知道你还活着,一定很高兴。”
大庆:“你别说了,我好想哭。”

/

5.
祝红:“你们真的不觉得,他们两个这么出名的脸,这半年来,龙城一点消息都没有,这件事很恐怖吗?”
獐狮终于开口了:“我以前是住在赵云澜的公寓里的,半年前回家我看见他俩住在一起,然后我被赵云澜请走了,他让我出去住宾馆,并且瞒着你们。”
祝红:“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獐狮:“………………你们真的需要心疼一下黑袍使”
祝红:“好了你不用说了”

/

6.
等赵云澜和沈巍来到大学路的时候
赵云澜:helloeverybody 我宣布 以后沈教授就是你们处长夫人惹
沈巍一脸尴尬,眨了眨眼睛:大家一切照常就好
赵云澜:照常,照常
其他人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们
楚恕之:赵云澜 你给他下了什么迷魂汤

【赵x小鬼王】燎秋(R18万字一发完)

上中下1w2+,接剧版结局,逆cp预警,双性避雷,含失忆/捆绑/囚禁

太脏了 纯属解压 我二十一世纪新司机 

全文走外链(用浏览器打开)

提要:

      他是自愿的,他还献上了自己生涩的吻,那个人似乎很高兴。他已经在梦中肖想过他无数次,没想到有一天梦魂颠倒终于叫人不知道今夕何夕。那个人对他有狂热的占有欲,他意识得到这点,这叫他欣喜与满足。然而,那个人似乎总是哀伤的,是发自内心的悲愁,像渺渺深渊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沈巍还太年轻了,看不懂这样的心思。他真想知道他缘何哀伤,若他的火焰能使他绽放笑颜,他当然是情愿燃尽了自己的。他要不是被绑起来了,他真想伸手抚平他紧皱的眉头。
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原来想的四个标题:层林尽燎秋,凛冬凌傲骨,草色遥映春,云溪浸夕夏。季节变化和主题以及感情变化一样的。刚动笔的时候最爽,燎秋主要以离别之愁为主题。

——夏天不写了啊,我们已经有夏天了。

有时候我想写故事,有时候不想。

故事粉饰了我鲜血淋漓的肮脏情感;却又因为隔着重重面具,以至于让我忘记了当时,我究竟立在何处。


我掉在深深的地方
等待死亡

看不见星星 它在这不亮
我点不起灯光 
这里缺氧

好在我的黑暗已开始发白 一环环 竟已有了苔藓的模样
为了不再下落 我用尽了力量

我本来也在表面活着 我哭 听鸟回家
去抓落日的火红 去看小狗的米黄

后来我长大了
就往那走了一步